重庆时时app下载

  • <tr id='KWhf9m'><strong id='KWhf9m'></strong><small id='KWhf9m'></small><button id='KWhf9m'></button><li id='KWhf9m'><noscript id='KWhf9m'><big id='KWhf9m'></big><dt id='KWhf9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Whf9m'><option id='KWhf9m'><table id='KWhf9m'><blockquote id='KWhf9m'><tbody id='KWhf9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KWhf9m'></u><kbd id='KWhf9m'><kbd id='KWhf9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KWhf9m'><strong id='KWhf9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KWhf9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KWhf9m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KWhf9m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Whf9m'><em id='KWhf9m'></em><td id='KWhf9m'><div id='KWhf9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Whf9m'><big id='KWhf9m'><big id='KWhf9m'></big><legend id='KWhf9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KWhf9m'><div id='KWhf9m'><ins id='KWhf9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Whf9m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KWhf9m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KWhf9m'><q id='KWhf9m'><noscript id='KWhf9m'></noscript><dt id='KWhf9m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KWhf9m'><i id='KWhf9m'></i>
                簡體 | 繁體 | English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審計之窗  >  審計故事 > 正文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春來復歸 互道安好
                ——致敬所有奮戰一線的醫護人員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【時間:2020年03月02日】 【來源:湖北省武漢市審計局】字號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,一場肺炎疫情在武漢悄悄蔓延,並以極快的速度蔓延全國。20日,我提前請了兩天假,想回老家多陪陪家人,可沒有料到,23日我就因咳嗽和胸悶住進了當地的醫院,被診斷為“新冠肺炎高度疑似”。而在同一日,武漢封城。我們未曾想到,這個病毒會如此兇猛,將我和家人分隔在醫院內外。那天開始,我經歷了11天的入院治療,並一直隔離至今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春節。我入院那天,是臘月二十八,父親一直有著傳統思想,認為春節期間是不能吃藥就醫的,這會影響你一年的狀況和運氣。但是我從武漢回來,我比他們更早地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。我執意要前往醫院檢查,父親沒有辦法。我原本只是為了排查自己患病的可能性,始料未及的卻是因雙下肺感染而入院。即便如此,我和父母都樂觀地認為,我只是入院輸兩天液就可以回家了,卻沒想到,我竟然在醫院度過了春節假期。我變成了新聞播報中那一萬多疑似人員裏的一個。正是這樣的經歷,我更為真實地感受到了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的辛苦和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  入院那天,感染科的醫護人員正準備放假,所有病人都辦理了出院或轉病區,他們也在開始準備著自己的春節。可是一場疫情的來襲打亂了所有人的休息安排。我的同學在我所住醫院的信息中心。他告訴我,他們所有醫護人員包括後勤保障人員全部取消排班休假,口罩只夠一線臨床醫護人員,他們做後勤的幾天換一個口罩,因為物資太過缺乏。

                辦理入院,我和母親從上午11點等到了下午4點,醫護人員的缺乏,整個感染科所有病房的全面消毒需要的時間太久,久到我們開始焦躁。進入病房,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那麽近距離接觸到穿著防護服的醫生,之前種種對醫用級防護的認識都僅限於新聞。醫生看了我的CT,他安撫我說,我的CT樣片和前幾天確診的病人有區別,讓我不用擔心。母親坐在旁邊不說話,可是我知道她比我更加緊張,那時候的死亡率還並不高,但這是一個未知的病毒,它會如何發展我們不得而知。而我在沒有最終排查確診前,這所有的未知,仿佛都在重重敲擊我母親的心臟,在她臉上呈現出一種從未有過的擔憂和慌張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我表現得很精神,只是咳嗽和胸悶,可依然不能緩和她的慌張,她需要醫生的判斷。醫生對她說:“阿姨您不要緊張,現在還不確定是不是新冠肺炎,其實現在我們是不允許病人家屬進入隔離病房的,我們這裏每進入一個人都需要重新消毒。但是我也知道您害怕。但是您別擔心,我們這邊會及時治療,我們所有醫護人員進來都會重新換一套防護服,病房裏所有的東西都不能夠帶出去,避免交叉感染。您女兒在我們這裏,您請放心。”我想,這是我見過最有耐心的醫生,他不慌不忙的聲音讓我母親的神情松弛下來。我母親問了我需要帶的東西,才走出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醫生隨後跟我解釋,因為每換一套衣服需要較長時間,輸液時如果藥快輸完了,要提前按下床頭的呼叫鈴,或者先直接關閉輸液管上的調節器,護士會盡快趕來幫我換藥。這句話在第一天的輸液中我深有體會。當天下午5點半開始輸液,每次換藥前我都會提前一些時候按鈴,半夜2點時候,我還有一瓶藥沒有輸完,濃濃的睡意襲來,我沒再關註輸液進度,半夜走針沒有及時呼叫護士,於是我輸了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液,早上八點半才輸完前一天的藥量。

                隨後的數天,隨著入住病人的增多,我深切感受到了醫護人員的繁忙。我從日頭初升聽著此起彼伏的呼喚鈴聲到半夜,護士的身影在各個病房不停穿梭。隨著護目鏡和頭罩的使用,我慢慢從通過樣子辨別今天換藥的護士是誰,發展到的只能通過聲音來識別。由於進入病房就不能輕易出去,一旦病房裏缺什麽,護士總是要通過口頭呼喚請求其他護士幫忙傳送東西,她們的聲音漸漸變得嘶啞。這種轉變,讓我後來已經完全認不出來誰是誰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不能開空調,每個病房又必須24小時通風,密封的防護服下面,護士們穿著厚厚的冬衣,一個又一個病房,一次又一次呼喚,她們每天都在高強度的工作。每天剛上班的精神,因為長時間高速運轉的工作,護目鏡上的水汽,帽子下汗濕的頭發,逐漸顯露出她們的疲憊。然而每天至少兩次的全病房消毒,從病房到衛生間,從地板到桌子,從病床護欄到按鈴器,房間裏的每一寸地方她們都要用84消毒,用毛巾擦拭。每一個病人一天要換三次以上的藥,每個病房每天三餐送餐,隔一段時間清潔一次垃圾桶和樓道消毒,這些全都是當班護士的工作。這些護士一天輪兩班,一個班幾乎沒有時間休息,不是在病房就是在護士站錄入和完善各個病患的病例,每隔一個小時要看各病患心電監護情況,血氧變化情況。有時候她們會問我們是否需要生活用品,幫我們采辦。因為視線被護目鏡遮擋,她們紮針的時候小心翼翼,生怕沒紮對地方讓我多受紮針的疼痛。她們也有委屈,大部分時候不能按時吃飯。當有些人因為自己隔離不能和親人一起過春節而煩躁的時候,卻很少有人會問她們是否可以回家。實際上,為了減少交叉感染,醫院規定她們必須住在醫院,她們比病人待在醫院的時間要長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天新聞上增長的數字,反復強調的感染途徑多樣,醫護人員的防護物資一次比一次緊張。這些可愛的人,她們的防護服後面寫著各自的名字,還有同事給自己的鼓勵。她們都是90後的小姑娘,口罩下,誰不是父母的孩子?誰不是家裏的掌上明珠?誰不是年紀輕輕的“小公主”?然而在工作上,她們一個個又是為病人披荊斬棘,勇鬥病毒的英雄!

                相比護士,我見到醫生的次數很少。只在查房時候,主治醫生會打電話給我,說:“抱歉,因為防護服不夠,我還要下去坐診,只能隔著病房窗戶給你打電話問你身體狀況。”我說沒有關系。就是這樣物資缺乏,他們在樓下門診一坐就是一天,吃飯上廁所都不敢隨便走動。連防護服破了都不知道,直到回到病區,小護士驚訝地提醒,他才淡淡地說:“哦,沒事,等會兒我去補一下。”我在窗口站著、看著、聽著,眼睛忽然有點濕潤。他們也有家人,每天接觸的病人那麽多,他們惶恐嗎?應該是惶恐的,可是,疫情當前,這裏是戰場,在這裏的每一位醫護人員都是戰士!他們只是所有抗疫一線人員的一個縮影。抗疫以來,我看到了有些醫生主動請纓支援武漢,我看到有些護士已臨近退休卻毅然決然奔赴“戰場”,我看到身患漸凍癥依然在抗擊疫情的道路上沒有止步的院長,我看到將婚期延後卻再也無法履行諾言的醫生,我看到全國十四億同胞為戰勝疫情共同付出的努力,我看到他國對我們伸出的援助之手,我看到了山川異域,日月同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奶奶家的油菜花已經開了,我隱約聞到了窗外春天的味道。冬天就快過去了,期盼著早日見到武漢的審計戰友們。(李惠雅)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蔡波濤
                【關閉】    【打印】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版權信息
      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華人民共和國时时彩平台辦公廳  技術支持:时时彩平台計算機技術中心 網站電話:010-62150912\0929\0990  
        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金中都南街17號(郵編:100073) 備案編號:京ICP備19011981號  建議使用分辨率:1024×768